■徐明棋
  在APEC北京會議閉幕致辭中,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決定啟動和推進亞太自由貿易區(FTAAP)進程。這是FTAAP被提出10年後,第一次有了實質性的進展,中國在其中的推動作用至關重要。
  貿易創造效應更大
  APEC的宗旨雖然是推進亞太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1994年就提出過《茂物目標》,但是由於該目標所要求的發達國家率先實現自由貿易沒有落實,亞太自由貿易區便遲遲未能提上議事日程。FTAAP最先由2004年APEC工商咨詢理事會在提交給 APEC峰會的一份報告中提出,但是各成員看法迥異,沒有給予明確回應。
  2006年,第14屆APEC領導人會議上,FTAAP被正式提出,美國曾高調支持FTAAP,但是由於很多國家對FTAAP抱有懷疑態度,當時並沒有形成共識,隨後幾年的APEC會議也沒有在FTAAP上取得實質性進展。正是這種格局導致了次區域FTA的興起,另外還有美國力推的TPP和以東盟為核心的RCEP兩個在亞太有著重要影響的協定正在談判過程中。
  從促進成員之間的貿易發展和投資便利這個意義上看,FTAAP肯定是最有價值和作用最大的自由貿易協定。儘管各種雙邊和小區域的FTA也能夠實現貿易創造效應,但與包括21個經濟體的大區域自由貿易安排相比,其貿易創造和促進經濟發展的效應要弱許多,因為無論從實現比較利益還是有利於專業化分工、實現規模經濟效應等角度看,占世界經濟總額57%的FTAAP的促進作用顯然更大。在全球化的今天,國際貿易和國際投資是經濟增長的重要源泉,亞太經濟被公認為世界經濟的增長核心,如果亞太實現自由貿易,所有21個成員經濟體都將獲得重要的經濟動力。
  與次區域FTA不矛盾
  當然,成員多,經濟發展水平不一,要建成FTAAP比實現雙邊和小區域的自由貿易難得多。而且世界環境在變化,一些發達經濟體已經不滿足於貨物貿易自由化,它們要將服務貿易、與貿易相關的知識產權保護、環境保護、勞工標準、政府與企業的關係、政府採購等都納入談判內容中,以制定所謂21世紀更高標準的FTA。TPP就是美國試圖實現這一目標的一個樣板,而APEC的一些發展中成員,則更傾向於逐步推進。這是構成亞太區域內多個不同層次小區域FTA並存、重疊又競爭的主要原因。
  但是,FTAAP與雙邊和小區域的FTA並不矛盾,與向更高層級努力的TPP和RCEP也沒有必然衝突,除非有些成員將過多的政治和戰略考量賦予區域FTA。因為不管是所謂高級的FTA或者次高級的FTA,只要其目標是推動更加自由化的貿易和投資並且不設置排他性的歧視條款,它帶來的積極效應總會大於負面效應。中國積極推動FTAAP的目的也在於此。
  實現FTAAP任重道遠
  北京會議只是確定啟動FTAAP進程並制定路線圖,真正建設將有賴於成員經濟體的共同努力和合作。筆者認為,建設FTAAP需包含以下一些要素:首先,要提出FTAAP實現的目標,這包括貿易自由化程度,進一步削減關稅和其他壁壘的內容;投資準則,包括國民待遇、負面清單、分歧解決的原則等。
  第二,實現時間表,包括談判的啟動和協議達成的時間節點、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推進的階段性要求、最終建成時間。
  第三,次區域和雙邊FTA逐步過渡和與FTAAP銜接的問題,如何將雙邊和次區域的FTA打造成為FTAAP的階段和階梯而不是障礙。
  第四,談判方式和重點談判領域,不同成員現有利益的保護和平衡,對欠發達成員提供貿易能力幫助等。
  總而言之,FTAAP正式上路意義重大,但是實現FTAAP仍然任重道遠。
  (作者繫上海社會科學院研究員、卓越研究院國際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原標題:FTAAP上路,APEC獲新動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qfhbiu 的頭像
wqfhbiu

701

wqfhbiu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